厦门半导体王汇联:做被投企业的成长基石 国产替代是机遇但非目标

2020.07.03 作者:厦门半导体

厦门(海沧)集成电路企业联合产品发布会暨签约仪式

集微网7月2日报道(记者 张轶群)6月30日,厦门(海沧)集成电路企业联合产品发布会暨签约仪式举行,10余家企业和项目,20余款芯片产品和创新技术集中亮相。

这是厦门海沧在2016年底确立以集成电路产业为支柱产业后,3年来的首次集中成果展示,这些项目、产品的持续落地和投入商用,标志着海沧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进入新的阶段。

作为专业化的投资团队和地方性产业资本,厦门半导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半导体”)在海沧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此次参与发布的企业均为旗下被投企业。在此次会议期间,厦门半导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汇联接受了集微网专访,就会上发布的企业项目进行了介绍,并对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分享了观点。

王汇联 厦门半导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王汇联表示,作为产业投资机构,厦门半导体将为被投企业提供持续性支持和增值服务,做被投企业成长的基石。当前在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面对外部承压的环境下,国产化替代是阶段性的机遇而非目标,要坚持做好自己,坚持开放发展,注重产业生态和技术生态以及产业发展环境的培育。

做被投企业的成长基石

在6月30日的发布会现场,来自厦门云天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深圳中科四合科技有限公司、厦门码灵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厦门澎湃微电子有限公司、SoC设计技术服务平台、凌思微电子(厦门)有限公司、深圳慧能泰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南京楚航科技有限公司、厦门烨映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厦门旌存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嘉合劲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等11家企业(项目)负责人就公司发展情况,产品特点和领先性等内容进行了介绍发布。

据集微网了解,此次参与发布的产品涵盖5G、智能家电、特殊应用市场、车载、低功耗蓝牙领域,多数已进入客户导入和量产阶段。

这些企业虽然大部分属于初创公司,成立时间不长,但基本都是所处细分领域的佼佼者,如在红外传感器领域的烨映电子,ESD领域的中科四合等,具有很高的成长性,其中少数企业已经开始进行上市的准备工作。王汇联告诉集微网记者。

王汇联表示,有别于一般的财务投资,厦门半导体作为专业的产业投资机构,有清晰的定位和产业发展逻辑。

作为产业资本,厦门半导体对被投企业坚持长线投资的策略,即使在企业实现上市之后,也不会轻易退出。同时,充分发挥地方产业资本的特点,实现区域产业支撑,结合区域产业发展重点,厦门半导体将为被投企业和团队提供附加性的增值服务,如技术、创业、资本、产业链(供应链)、市场和政策等一系列的支持,做被投企业成长的基石。

王汇联表示,目前集成电路领域涌入很多非产业资本,主赛道已经填满,但仍有缝隙可填,在业务策略上,厦门半导体仍将坚持细分领域的投资,同时在已投产业链布局上进行延伸,市场端更强调调贴近客户,大胆探索“半导体+”的产业布局和机遇。

在此次活动上,还同时举行了海沧区与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共建SiP公共技术平台及合作备忘录签约仪式,以及国产化信息技术生态体验与适配中心项目签约揭牌仪式。

王汇联指出,SiP公共技术平台可为国内及园区企业提供一站式的SiP、高端载板技术服务,特别针对中小IC设计企业、整机和系统厂商在系统集成方案、封装技术和载板技术等方面提供全方位支持。生态适配中心依托本地企业和产业链,联合龙芯区域技术和服务资源,促进和完善区域信创应用和产品的生态和运行保障体系,实现全过程全生命周期的有效运行维护,这也将有利于国产CPU的产业生态建设。

国产化替代是阶段性机遇

如今,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正在面临严峻的外部挑战。这其中既有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影响,也有中美两国博弈之下美国对中国半导体产业遭遇的持续打压。

从中兴、到晋华、再到华为事件之后,美国对于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打击步步升级。从限制集成电路制造设备、工艺技术,到EDA工具,再到人员交流,以及影响同盟国货地区联手限制中国等。

在王汇联看来,这样的限制不仅针对中国,也会将对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影响。

这首先造成了科技和技术、产业脱钩,经济割裂。这样的割裂将对全球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美双方将重构产业链、技术链,所投入的资金和时间也将会大幅增加。

在此局面下,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如何应对?

王汇联认为,首先要做好自己,坚持开放发展。限制甚至是割裂是必然趋势,中国半导体产业要做好长期的困难准备,同时一定要坚持开放发展的路线。

第二,王汇联认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需要加大研发支持力度,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不缺资金,但多年来,中国多数高科技领域/企业由模仿发展、用跟随壮大,还在采用“车灯理论” 前行,在无人区探索,原创、竞争前技术、工程技术几乎空白,产业发展急需的核心技术或关键产品、产业链稀缺资源等得不到支持,需要重新审视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举措,重视对基础科研领域的持续投入,探索适合中国的发展模式。

“我们不差某个项目或者单项技术,而是生态的培育。特别是同欧美国家相比,我们国家在集成电路的研发投入还需加强。”王汇联说。

第三,危中有机。从长远看,外部承压对于中国IC产业发展是有利的。特别是中兴、华为事件后,我国的系统整机和厂商主动培育自己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同时也给很多半导体的初创企业提供了很多的机遇。

但王汇联同时指出,对如今国产化替代浪潮的兴起要有清醒地认识。对中国半导体产业而言,国产化替代不是目标,而是阶段性机遇。

中国半导体需要培育世界级的企业,不仅仅是解决卡脖子的问题。在这一过程中,要坚持全球化的开放心态,积极构建和着力培育产业生态、技术生态,企业家成长环境,而不是走向自我封闭。王汇联说。

王汇联强调,需要清醒认识到,我们仍然在产业链的中低端,跻身第一梯队需要持续努力,持续支持,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的玩法差异较大,不能完全模仿第一梯队的玩法。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要少走弯路,前提是避免战略误判,同时要把握节奏和精准,少些短视,要用“中国梦”的视野规划中国IC产业的发展。

地方IC产业发展需要恒心和毅力

如今,在地方政府、资本的青睐之下,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正在各地开花。和一些地方政府追求大而全的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策略不同,作为2016年底才将集成电路产业作为主导产业谋划发展的厦门海沧,在仅仅3年多的时间里,一跃成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风暴眼,有了自己的位置和声音。

在王汇联看来,海沧集成电路产业的阶段性成绩,在于其产业发展初期的精准定位以及地方政府在创新机制体制基础上对集成电路产业给予的大力持续支持。

从产业观察的角度,王汇联认为,摩尔定律的持续向前演进,造成了先进制程工艺研发成本的急剧攀升。这带来的两个方向,一是产业链和产业生态形成的寡头格局,二是推动了封装技术的发展。

在寡头格局下,并非所有的产品都适合采用先进工艺,特别对中国市场而言,特色工艺路线更为实际。而为解决摩尔定律的后续发展问题,以先进封装产业链(晶圆级、载板)、载板技术(软/硬)、SIP、TSV/TGV等为代表的技术的商业价值也逐步显现。

正是在这样的洞察之下,得益于厦门半导体的专业团队运作,海沧目前投资布局了以特色工艺技术路线为主的产业链,重点集聚轻、薄、小、密、多功能的市场需求,同时以系统集成的视角投资布局了先进封装、载板、3D集成和SIP等项目并形成了差异化优势。

目前,厦门半导体旗下已集聚20多家创业型团队为主的设计公司,包括:射频PA、滤波器、MEMS传感器、MCU、音频算法、嵌入式主控/模组、光电读写、智能制造解决方案等,面向5G、消费类、IoT、工业、汽车等应用市场。集成电路制造业(特色工艺晶圆制造、先进封装、载板、柔板)初步完成布局并逐步进入正轨,去年四季度已开始贡献营收,今年将开始快速增长,产业带动、人才集聚等效应开始凸显。

王汇联认为,和一般地方政府追求快速回报不同,海沧区政府在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方面具有长远眼光和清晰的定位。从目前阶段性的成果上看,海沧的模式和路径得到了印证。三年左右的时间能够集聚众多企业落户,并实现快速的市场导入,从投入产出比上,效率很高。同时,海沧区政府在机制体制,产业发展环境、营商环境和发展模式上,做了很多创新和突破,探索出了一条地方资源支持半导体产业发展之路。

“3年来,海沧实现了集成电路产业从0到1的突破,确立了在国内半导体行业中的位置,具备了一定的发展基础。面向未来,我们仍然要统一思想和认识,集中资源,持续对产业进行支持,地方发展集成电路产业需要恒心和毅力,没有捷径可走。”王汇联表示。